投資是否可以預測?

這問題是每一位投者都曾想過的問題,亦有不少專家花費多年時間去研究,而自1950年之前,投資學仍然被經濟及財務學者所輕視。直至其後「投資組合理論」的發表,投資學才受大眾重視及接納。

說到研究股市的可測性,筆者必須要介紹高爾思(Alfred Cowles),他是耶魯大學「Cowles Commission for Research」經濟研究委員會的創辦人,該委員會當時由費沙主持,是現今美國計量經濟學的聖地。1932年高爾思提供款項成立了委員會,座右銘則是「Science is Measurement」。高爾思承接父親的生意及財富,但在股市上投資卻不甚如意,這令他產生要透過利用專業團體去研究股市的預測能力,而耶魯大學之經濟研究委員會是經濟學精英雲集的地方,故成為高爾思的借助力量。

1933年高爾思發表了他長期研究的結果,但是他的結論卻是他最不想見到的﹣﹣他對股市的預測性是抱有很大的懷疑!他這編名為「Can Stock Market Forecasters Forecast?」文章的負面結論不但對當時的投資市場造成不少的回響,亦令高爾思從此不再相信任何能預測股市的事跡或故事,他通通認為是運氣使然,並非是什麼有效方法的結果。

那麼, 股市是否真的不能預測?筆者自己是樂觀的。至少可以從高爾思的行為,提出一些想法。根據高爾思當時所採取的研究方法來看,並非足夠全面。他在1903年至1929年,對分析大師Hamilton 咸美頓在華爾街日報225篇對出入市的指示,同期研究16家投資公司的成績、20家保險公司的投資表現,及24份出名的投資通訊的貼示等。分析的結果是上述這些專家的投資成績非常差勁,而在整體表現來說更是跑輸給大市。

心思更細的投資者可能會明白了,這個研究方法並非王道,因為只是把市場一班從未經考核過的但卻從事金融業的人的成績作為參考而矣!結果只能夠證明他們是沒有水平的分析員但可能因人脈關係而在職場上獲取了一份優差的事實,或者要找出股市的預測方法也不是一般人或在大學考獲財務、經濟學術資格的人便能辦到。

幸好孜孜不倦的學者並沒有相信高爾思的結論,他們總認為投資是一門接近科學的學問,並且是帶有可預測性及可控制性的,否則並沒有在1952年Markowitz 的(Portfolio Selection)投資組合理論的出現了。